爱情——披着糖衣的肥皂

栏目: 心理健康 来源:健康小常识 时间:2020-12-18 阅读:0次

内容摘要:收到苗苗的来信那天,北京下了这个冬天的第二场雪。我很惊讶地发现,这个写信来的女子,如雪一样纯洁可爱。然而,雪是不能捧在手里呵护的,因为那样它就融化了。所以,雪,从来不是爱情的比喻。矜持的女子,已经所剩不多了,可能就因为此,她们才弥足珍贵,暗香袭来,谁能不失心?可如果用他的骄傲去迎战你的矜持,输赢就变成了毫无意义的战争,伤害竟然无一能逃过。或者说矜持也不完全准确,不去表达和不会表达,完全是两个概念。3次不算失恋的失恋倾诉人:苗苗我生在一个小城市,中规中距的大家庭。本

  收到苗苗的来信那天,北京下了这个冬天的第二场雪。我很惊讶地发现,这个写信来的女子,如雪一样纯洁可爱。

  然而,雪是不能捧在手里呵护的,因为那样它就融化了。所以,雪,从来不是爱情的
比喻。

  矜持的女子,已经所剩不多了,可能就因为此,她们才弥足珍贵,暗香袭来,谁能不失心?可如果用他的骄傲去迎战你的矜持,输赢就变成了毫无意义的战争,伤害竟然无一能逃过。

  或者说矜持也不完全准确,不去表达和不会表达,完全是两个概念。

  3次不算失恋的失恋

  倾诉人:苗苗

  我生在一个小城市,中规中距的大家庭。本身我就是一个内向的女孩子,奶奶和妈妈又按文静端庄的老标准教育我成人。

  家里面惟一和我无话不说的是二伯家的哥哥,按大排行我管他叫三哥。三哥大我6岁,是个热情爽朗的人,全家族的宠儿。很奇怪,女孩子的心事,我不敢跟妈妈讲的,跟三哥都可以随便说,从来不会脸红。

  我16岁的那年,一次三哥从外地的大学打电话回家,恰好是我接的。自从他去外地读书,我都好久没有跟他聊天了,那天很兴奋地和他东拉西扯地闲聊。记得那天三哥问,苗苗有交男朋友吗?我说才不呢,妈妈说要好好读书,也学三哥去念大学。三哥夸我有志气,问我那什么时候交男朋友呢?我说妈妈说的,等我大学毕业,有很出息的工作,会有很多男孩子追我。我想到时候,会有男孩子拿着花向我求婚,第一次我就不答应,他就第二次,我还是不答应,等到……

  等、等、等下,三哥再那边笑着拦我,现在男孩子,有很多的选择,头一次求婚你没有答应,第二次就不可能有了,更别说第三次了。

  我只当那是三哥的玩笑话。

  在放下三哥电话以后没几天,我碰上了平生第一个说爱我的男孩子。是妈妈单位一个才上班的小伙子,大我5岁。一天在他们单位院子的花廊下,他微笑地看着我说,安静的小丫头,我喜欢你很久了,你很可爱很端庄,你喜欢我么?

  我脑子里面响着都是妈妈的话,要努力读书,要上大学。摇摇头,拼命地跑开了。但是以后,那天的情景经常在我梦里萦绕。花影下他附身对我说话,样子很帅,表情很温和,语气很轻柔。在学校在家庭中,我都只是不起眼的小家伙,人生头一次被这样重视,很感动。

  发奋学习,拼命想要自己快点长大,快点大学毕业去嫁给他,在心里面我已经不和别人一样叫他小秦,而是偷偷地喊他是我的秦。也很渴望很渴望,他能主动再来接近我。

  可是没有。后来我考上了外地的大专,临行前考虑了很久,是不是去见见他,再和他告别一下,告诉他等我回来。犹豫到起程,都没能鼓起勇气去。

  2年后我大专回来,分配到妈妈的单位,正好赶上他的婚礼。我病倒了,谁说什么我也不想开口,甚至我都不想活了。恰巧三哥领着嫂子抱着新出生的宝宝回家探亲,支开所有的人,陪在我旁边,哄了我几个小时,我终于趴他肩上哭诉了我的“恋情”。

  我跟着三哥到了现在我呆的大城市。工作和房子都是三哥的同学给安排的。在新工作单位,他是我的领导,我叫他常经理。常经理头次见面就说,没有见过我这样淳朴的小姑娘,想不到老三那种花花肠子,居然有个这么单纯的妹妹。常经理在公司的绯闻很多,和女同事的,和女客户的,以及其他种种的女人们。

  我在公司销售部默默无闻做了快2年的内勤。三哥说得对,换个环境对我有好处。

  常经理是在我春节回家前,出人意料地约我出来的。很大很讲究的饭店,饭后在饭店的花园里面,他捧着一把玫瑰花放在我怀里面。很浪漫很高贵的场面,我吓得只想逃跑。常经理盯着我的眼睛说,从刚开始看到你就挺喜欢,在公司接触你那么久,更觉得你是值得敬重和爱护的好姑娘,愿意以后多陪在我身边吗?

  常经理的名声,衬上此刻的情景,我又羞又怕,慌忙地摇着头摇着头。他震惊,转瞬变为恼怒。

  春节回家以后,旧地重游,老实说我一分钟小秦都没有想过,都是在想常经理。常经理虽然名声不好,但是这两年,他在公司的所作所为我还是有看在眼中。他和三哥一样,爱开玩笑,跟女生说话比较和气,可从来没有听他说过下流话、脏话、粗话。应该是个正经人,只是做为销售经理,他应酬的场合多,周旋的人物也杂一点。

  公司春节的假期长,我2年没有回家,所以把该请的休假一起申请。在家呆了一个多月,我想清楚该和常经理交往看看。等我回公司的时候,常经理又成了关爱下属的大哥,客气的距离让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。我知道我失去一个爱我的人了,不想再失去这个。于是想到求助三哥。

  三哥听了我陈述,那天的场景,大叫,这个浪子居然也认真一回,我从来就没有听说他这样郑重追求一个女孩子。我又讲了我那天的拒绝。三哥听了,叹气,想了半天,才说,苗苗呀,你怎么这么矜持呢?男孩子越优秀,就越骄傲,你挫伤了他的骄傲,很难平抚的。

健康小常识★独家使①用,未经同意不得转载!』

免责声明: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,其原创性以及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文章的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仅供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,如有文章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予以更正。
相关文章
关于我们
网站地图
免责声明